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八十四章 师姐,我吐了

第八十四章 师姐,我吐了

  “嘘!”

  一声口哨从荆素儿嘴里发出,十分响亮,张夜看见周围的水面都因此掀起了几缕水波

  远处一匹火红的烈马不知从何处出现,向这里奔了过来,

  马鬃如火,马背宽大,马身壮实

  绝上等的好马!

  “唏律律!~”

  红马在荆素儿身边缓缓停下,打了个响鼻,一人一马十分亲密地蹭了蹭

  “这是小红,师父带回来时还是只小马崽,从小一起长大,和我关系可好了!只要我一吹口哨,不论在何地它都会及时出现”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出现!?

  师姐你这是超时空战马啊!?

  内心吐了个大槽,见她一把跨上小红,又对下方的张夜伸出手,示意他上马

  突然要和这么个大美女共乘一骑其实还是有些害羞的,虽然知道她只是个NPC,但也很真实的好不好!

  “额...师姐...其实...”

  “其实什么其实...趁天色还早,快点出发了!”

  不由分说,一把将张夜拉了上来,

  嗬,女侠好臂力!

  “女侠...不是,师姐,我是想说其实我跑的也挺快的,未必输给你这...啊啊啊啊啊啊!!!”

  感受到两人都上马之后,小红像是有灵智一般,没等荆素儿讲话,它自己主动跑了起来

  本以为一匹马嘛,就算再上等又能有多快呢?

  结果它一加起速就让人感觉有些不妙,你这加速也太快了吧!

  张夜已经完全看不见周围的景色,在眼里完全变成了一根根线条

  “啊啊啊,慢点慢点!车速太快了啊!”

  荆素儿却早已习惯,完全不受影响,在前方笑得还挺开心

  “哈哈,小红是马,不是车!怕的话你就抱紧我好了!”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我说!你怕的话!就抱紧我!”

  “帕克?什么彼得·帕克?”

  坐在前方的荆素儿翻了个白眼,放弃了和他跨服交流,拍了拍小红的马背,示意它继续加速

  加速到极致的小红更加夸张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张夜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在马背上还是在坐在窗户没关的飞机上

  在人间飞机小红的全力爆发下,十余分钟就来到了丰白村,完全不敢相信在短短时间内就从崇镇区域来到了君镇区域

  刚一下马,张夜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荆素儿仿佛没事人一样,笑着下了马,拍了拍小红的背,它乖巧地蹭了几下,转身离开了

  “要是师父天天都让我出来就好了,老待在里面也太无聊了...”

  “师弟,你没事吧...咦,地下那是什么”

  “师姐我没事,就是小吐一下,小吐...呕!”

  这般糗样被丰白镇周围的玩家看了个遍,路过的人都以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咦...这人怎么在路边吐了出来,好不礼貌...”

  糟了!正在吐出彩虹的张夜一惊,光顾着吐,盗贼的面巾没戴上!!

  出事了呀!

  果然,旁边有几个玩家就把他认了出来

  “黑夜...黑夜...,对了!就是那个馋自己会长身子,拿公会令威胁会长就范的猥琐刺客黑夜!”

  诶不是,这是什么说法!

  旁边有玩家皱了皱眉头,

  “兄弟,你都哪听来的小道消息?不知道能不能不要乱讲?”

  刚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还以为又被造谣了

  看来还是有几个明白人的...

  “明明人家是早就被包养的小白脸,刚好借此机会要转正呢”

  “噗!”

  刚缓了过来的张夜又吐了出来,这他喵的都哪跟哪!?

  不是,哥们儿这才一天没逛论坛,你们这都给编成什么样了?

  “你说他不好好陪着美女会长,怎么跟个别的女人在一起啊?

  话说旁边那个女的是谁...?我怎么看不太清?”

  “哪儿呢,我看看,我看看!”

  “咳咳咳...”

  转身赶紧戴上了盗贼面巾,给荆素儿使了个眼色

  “师姐,此地不宜久留!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二人朝着丰白坡的位置一路小跑,速度实在太快,其他人追不上也只好作罢

  张夜心中鄙夷万分,这难道就叫“人红是非多吗”

  什么小白脸,什么猥琐刺客!

  都是故事会里听来的吗?

  “我说师姐,你一个暗堂弟子,穿一身红走在街上,不会很引人注目吗”

  荆素儿莞尔一笑,故作神秘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师父独创的秘法,能降低周围人的感知,只要他们不是完全集中注意力,就很难发现我的身形”

  “再加上他们实力又弱,即便是他们把眼珠子都瞪圆了,也是万万看不见我的”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刚刚那几个玩家说看不清她的面貌...原来是那老头的小伎俩

  ……

  二人在丰白坡走着,周围还能见到当初鏖战的棕熊

  因为等级原因,已经没有人在这里练级

  整个地区变得空荡荡

  能感觉到自从到了丰白坡,身旁的荆素儿逐渐变得沉默不语,心情也渐渐低落

  顺着记忆里的方位,张夜看见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排排紧密排布的鹅卵石

  “师姐,就是前面了”

  荆素儿点点头,跟着他走了上去

  这次再进入这排石头,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熊王埋骨地”“禁地”之类的提示

  想必是因为中央的那具熊王尸首已经消失的原因,

  周围只有几只红眼熊,对着他们虎视眈眈,却又在害怕着什么,迟迟不敢主动靠近,任凭他们逐渐靠近中心

  “到了...就是这里”

  张夜指了指,尽管眼前已经空无一物,但他很确定这就是当初熊王倒下的地方

  荆素儿的眼神变得有些悲伤,又有些缥缈

  “对,没错...我能感受到师兄的气息...”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能感受到,还是一种安慰自己的说法

  不论是哪种,张夜都不应该在这时候插嘴

  她缓缓蹲下身,放下背了一路的布包,从腰间拔出了一对小巧玲珑的匕首

  以匕首做铲,轻轻地刨起地上的土

  见状,张夜掏出无影刺,也要上去帮忙,却被她伸手拦下

  “就让我自己来吧,师弟,你就在一旁静静看着就好...”

  默默点了点头,静静站在一旁,看她刨出一个小土坑

  接着从先前的布包总拿出一支口琴,放在了坑中

  “师姐,这是...”

  “师兄送给我的口琴...暗堂弟子不可贪恋尘世之物...这是他为数不多的遗物...”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忍不住再次流泪

  把土掩上,又取出一支木牌插上

  站在张夜的角度,恰好可以看清木牌上的字,一笔一划都是以刀锋刻上去的

  “一位好师兄,一个好徒弟...”

  张夜喃喃着,反复回味着这几个字

  木牌正对着东方,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暗堂弟子,生不存世,死不留名...师兄...一路走好”

  东方,日出的方向...

  重阳...荆...重阳...

  想到这里,张夜也闭起了眼睛,双手合十

  即便二人从未见过面,却有着不解的缘分

  就冲着这份缘分,最起码的尊重要给到

  “师兄,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