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八十八章 暗字令

第八十八章 暗字令

  众人抵达君镇城主府,却发现城主老头已经不见了踪影

  空荡荡的府上留下几个侍从,上前询问才知道原因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南原城评比的大日子,四大城主早早出发前往南原城,参与评比盛会去了

  评比结果上午就会出来,但城主可能要下午甚至晚上才会回君镇

  原来如此...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那咱们今天的安排就暂定为提升公会等级好了,或者说谁那里还有比较合适的任务?先升到30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话的是余晓,她对白昼小队今天的行程做了个简单的安排,环视一周,发现张夜正低着头,用手捏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张夜,你在想什么呢?”

  被她这么一问,张夜也不抬头,

  “我在想...如果我说我现在突然有急事又要请假,你会不会打死我...”

  “你!”

  ......

  片刻后,无奈的余晓打开好友栏,找到鸿蒙给她发过去一条信息

  破晓:“小蒙,今天还有空吗,又要麻烦你了......”

  ......

  而我们的黑夜大神,卖了半天的好脸色,好不容易才让余晓平静一些,为什么要冒着再次惹她生气的风险,又突然要请假离开呢...

  一切的一切,还要从昨天下午和荆素儿分开的时候说起...

  昨日,丰白坡处,

  一男一女前后从熊王埋骨地走出,脸上的神色都带着几分悲伤,还未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来

  正是张夜和师姐荆素儿,她摸了摸张夜的头,

  “师弟,暗堂中还有事情等待师姐去处理,师姐要先离开了”

  张夜抬头看了看她,内心想着下辈子一定要长高一点,别再被别人看“低”了

  “好的,素儿师姐,一路顺风”

  二人互相挥了挥手,以示告别,荆素儿口哨一吹,超时空火马小红从一旁跑了出来

  目送着她骑着小红走了,张夜本想拿出传送卷轴也就此离开,

  结果没过一会,见着她骑着小红又飞也似的跑了回来

  “师弟,你瞧我这脑子,差点把爷爷交代的给忘了”

  她一拍脑门,从布包里拿出一块幽紫色的令牌

  “这是...?”

  “这是暗堂的暗字令,是我们暗堂弟子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是暗堂中用来交流的工具”

  “你拿着它,滴入一滴指尖血,便能确认身份了”

  张夜接过那块令牌,拿在手里看了看,用无影刺把手指划破一道口子,血滴了上去

  那令牌闪出一阵紫光,旋即又暗淡了下去

  获得物品:暗字令(已激活)

  物品:暗字令(已激活)

  物品属性:持有物

  物品描述:南原城暗堂专属的暗字令,滴入指尖血后可识别身份,用于暗堂弟子之间的交流

  看得他一阵汗颜,这是...需要滴血认主的暗堂专属手机?

  荆素儿也从衣袋里拿出同样的一块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

  “师弟,你想呼叫某人的时候就得像这样,在心里默念名字”

  说着,她把暗字令握于掌心,闭上眼睛,默念了些什么

  然后,只见两人的暗字令同时闪亮了起来,

  “嗬,还挺神奇”

  “荆素儿,荆素儿......”

  张夜也学着她的样子,默念了两边荆素儿,

  果然,两人的令牌发出的紫光又亮了几分

  见他已经掌握使用方式,荆素儿作为师姐这才安心下来,转身再次上了马

  “师弟,到时候用令牌呼唤你的时候,你可记得要回暗堂啊,不然你师父他到时候又要唠叨我了!”

  ......

  就是如此,适才在君镇城主府时,他就感觉背包里有些异样,打开一看就发现暗字令在里面闪着阵阵光芒

  这是...师姐在传唤我?

  而看了看余晓,她似乎正在安排着今天的任务

  “那咱们今天的安排就暂定为提升公会等级好了,或者说谁那里还有比较合适的任务?先升到30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糟了...这可不妙啊,好不容易讨好她,又要我找个借口开溜,真是要了我老命啊......

  这么想着,突然听到余晓在喊他的名字

  “张夜,你在想什么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我在想...如果我说我现在突然有急事要请假,你会不会打死我...”

  “你!......”

  余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次的理由呢?也是没有理由?”

  虽然知道自己占几分理亏,但确实是无可奈何

  “等事完之后我一定把整个过程都告诉你们,我有我的理由,相信我。”

  眼睛直勾勾地和余晓对视着,二人谁也不肯放过谁

  终于,这场无声的对阵在余晓的一声叹息中结束

  她撇过头去,假装闭上了眼睛

  “要走就快走,我今天没看见过你!”

  张夜点了点头,又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多余

  和大家道别一声之后,拿出传送卷轴走了。

  传送的目的地自然是汾舟村,来到位于汾湖东侧的一座看起来普通的渔民房前

  这正是昨天从地道里出来后的,鱼伯的家里

  此刻的鱼伯正悠闲地坐在家门口的钓舟上,

  手中钓竿轻轻架在大腿上,用手肘压着,一边撑着头,看起来百无聊赖

  原本如同一尊石佛一般静止的的他耳朵忽然动了动,显然是听到张夜的脚步声

  “小子,来啦?”

  转头看了看他,脸上还是那副慈祥的笑容

  “是的鱼伯,暗堂那边传唤我过去。”

  鱼伯淡淡点头,放下了手里的钓竿

  “来吧,跟我来”

  转身进了屋子的鱼伯,不知道拨弄了什么机关,地上的木盖突然打开,一人大小的地洞出现在眼前

  “快进去吧,小子。别耽误了,到时候你师父又要骂人了。”

  张夜对他抱了抱拳

  “谢过鱼伯”

  转身进入了潮湿阴暗的地道,按照记忆力的方位,急奔而去

  ……

  生活中总是有一些说不上缘由的怪现象,

  例如一段冗长无聊的路程,第一次走的时候觉得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是一种折磨

  但再次回到这里,走的是同样一段路,却变得没有第一次那么难捱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他身上有一张覆盖了整个南原城的大型地图

  但每当他进入这个地道的时候,身影就会从地图上消失,看不见踪迹

  知道他再次重建天日的时候,才会再次从地图上出现

  赶了许久的路程,赶回了位于安康茶楼下的暗堂

  从暗道这个方向一进门,就能看见正躺在椅子上抽着烟枪的老头师父,

  眯着双眼,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

  以他的感官,明明早就应该感觉到张夜的到来才对,却故意视之不见

  反而是油灯下的荆素儿看见他来了,放下了手里的事务,到门口迎接他

  “真抱歉呀师弟,这么快就叫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