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九十章 老将军的危机

第九十章 老将军的危机

  他说是为了将士们?

  先前在城主大殿,依稀记得也是为了什么“无数将士们的生死”请命来着

  严老将军想必是把自己部下的安危放得极高

  同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不靠谱的大城主做了些对士兵们极其不利的事情

  这才使得老将军不顾颜面,屡次向上请命

  “严老,将士们到底遇上什么问题了?难道在前线遇上了不可力敌的敌人?”

  严老摇了摇头,

  “要只是我们的士兵因为操练不够,导致武艺不精,那只能怪我们自己,怪不得别人”

  “但前线的将士们各个骁勇善战,个个都是南原城的一把好手”

  说到这里,他不禁露出几分骄傲自豪的神色,旋即又暗淡了下来

  “只不过,士兵再英勇,也架不住后勤方面的一塌糊涂”

  “在前线与亚龙族战斗,物资消耗本就巨大,敌方支援来得及时,可反观我方这边,每逢约定的补给时间,总是不能按时抵达”

  “拖上几日后,再送达时,也从来不按照约定的数量,堂堂南原大城,居然对自己的士兵缺斤少两!”

  “我一个七旬的老将,看着士兵们住着漏风的营房,穿着破损的甲胄,吃得半饱就被迫上前线,你让我怎么看得下去啊!”

  说到着,他捏紧了拳头,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

  而张夜听完他这番解释,也不禁在心里为老将军和前线的将士们鸣不平

  如果真如所说这般,那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

  君镇附近,盘踞着一些等级较低的地龙族,灵智不高,大部分以野怪的形式出现

  而南原城以南,整个异界大陆的最南侧,生活着许多亚龙族

  它们有的机敏狡猾,难以应对

  有的以两脚站立,筋力强大,精通魔法,唤作龙人

  亚龙族野蛮好战,不断对南原城境内发起攻势,试图以侵略霸占的方式来增加它们的领土

  多年以来,自从严老将军入军,就一直活跃于战场的最前线

  战功累累,御敌无数

  在年轻时就被南原城前任大城主看上,亲自提拔为将军

  从此为南原城立下汗马功劳,是将士们心目中的榜样,百姓口中的受人尊敬的英雄

  可自从前任大城主病世,大城主职位世袭于长子,就是现任的胖子大城主

  以严老将军为首的一众“老人”,在日益更迭的南原城中遭到新势力排挤

  欺负他们年事已高,权利与威严不如当年

  尤其是破格提拔年轻的少将军,开创了两将军共存的局面时,对于守旧派更是极大的打击

  所幸是严老将军无心参与政治,对于权利也无欲无求,

  一心只求保家卫国,在晚年为南原城散发最后一份光热

  才一直无视新生派对自己势力和权利的蚕食

  奈何现任大城主只是个贪图眼前,不求上进之辈,四处收刮,这次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军饷和物资上

  算是触及了老将军的逆鳞

  多次面见大城主,请求按时发配,按量发配。

  起初,是被以各种借口拒绝,推脱

  后来次数多了,那胖子干脆装病不见,不再理会老将军

  坚信真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逃避”

  这才有了昨天城主大殿上张夜碰见的那一幕

  正是如此,他才有机会结识严老将军,借此拜入荆老头门下,加入暗堂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反倒要感谢那胖子了?

  不行不行,在瞎想什么呢。

  离大比开始只剩半小时不到了,

  眼下要紧的是先稳住严老将军,别让他去评比现场捣乱才行

  不然到时候大比一哄而散,君镇城主龙泪白送,我机密任务失败,没法和余晓交代

  我得输得一塌糊涂啊!

  但看了看眼前老人满头白发,一身沧桑,

  张夜虽无成人之美,也不忍心落井下石

  他知道这次机会对于老将军来说意味着什么

  想在正面劝阻老将军无疑是难度极高,

  正在思考头绪的时候,视线突然瞟了一眼正在里屋休息的伤将

  哦?严老将军的部下?

  或者,能拿他作为突破口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张夜只身走进里屋,

  那人见他先前从府中地道钻出,又似乎和老将军说得上话,一时竟搞不清其身份,

  仓促起身,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夜赶紧把他扶回床上,让他保持休息

  “阿...阿正对吧?你不用担心,我是严老将军的旧交”

  阿正用唯一一只露在外面的眼睛疑惑的看了看他,心想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你这小年轻,和老将军竟然是旧交?

  似乎是意识到这么说的确不太合适,张夜赶紧改了口

  “家父!家父是严老将军的旧交!”

  听他这么一说,阿正才报以理解的神色

  “阿正,你是老将军的...”

  “我是严老的一位普通部下...不幸被龙人所伤,被老将军带了回来...”

  阿正接话,解答了他的疑问,有些愧疚的神色

  “嗯,在前线拼搏辛苦了。阿正,你知道老将军一会要带你什么地方吗”

  躺在床上的他略微起身,用单手微微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严老说,要带我去见大城主,为将士们讨个说法!”

  张夜话锋一转,视线和他交汇

  “但今天是南原城大比的日子,虽然大城主一定会在,可城中其他官员也都在看着呢”

  “老将军是想借此机会,让大城主在众人面前为将士们讨一个说法。”

  “此法不错,比直接求见大城主要来得好。”

  阿正在一旁听着,一副似乎明白了的样子,点了点头,

  从他这个动作就可以看出,其实他本人对老将军接下来要做的事了解也不算太多

  “但是见过之后呢?”

  张夜眯了眯眼睛,点出了老将军行动中欠缺考虑的地方

  “新生派官员虎视眈眈,他们巴不得老将军无视阻拦,闯进去呢!”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借此机会弹劾老将军,说他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不把大城主放在眼里”

  “你觉得老将军让大城主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还会继续支持老将军吗?”

  “届时,新生派完成对守旧派势力的清洗。老将军无儿无女,老来还失去了在城中的地位,这是你们愿意看见的吗?”

  他知道老将军为了部下可以不管不顾他自身,不去考虑这些后果

  但反过来,他的部下也不是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和严老感情深,自然不愿意看到他为了部下,在城中受人排挤,变得落魄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严老将军没有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阿正,他怕阿正心软,同时也怕自己心软。

  但,这样真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