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切都会过去的,对吗?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切都会过去的,对吗?

  是夜,清晰听见虫叫声,来自2061年的第一声虫叫

  在十二点大家一起跨过年后,凌晨两点的现在,众人该睡的睡,该躺的躺

  张夜在帐篷里翻来覆去,就这身旁罗战的酣睡呼噜声,他来回刷着手机,浏览着论坛里关于明天开服的新版本的“剧透”

  “专打斗技的版本,还会举行相应的线上斗技比赛...吗?”

  “四区赛场,斗技之王...”

  来回念叨着这几个词语,他久久没能入睡,干脆起身出了帐篷,企图在清冷的晚风中寻找着一丝睡意

  “哟,你怎么也没睡呢,也看论坛睡不着?”

  张夜看着独自一人,抱膝坐在草地上的她,就这月光和轮廓大概能判断出是余晓,上前坐在了她旁边

  余晓既没有抵抗,也没有回复他,只是静静地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察觉出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张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怎么啦?不开心?”

  她轻轻摇了摇头,而他一眼就看出这明显是不开心却又自己硬撑的样子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明天上午就要开新版本了,咱六点钟得起床上车,所以是不是没什么时间再熬夜了?”

  “斗技,pvp,线上赛。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张夜抬头看着夜空,那里彩舟云淡,星河鹭起

  “今天晚上,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坐在他旁边的余晓沉默良久,突然开口

  “今天晚上?”张夜印象不太深刻,自己晚上说了什么话?

  “我说什么了?”

  她回过头来,看向他,这才注意到,女孩眼角湿漉漉的,正等着野风将它吹干

  “你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是吗”

  此语一出,张夜立刻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她说的是自己晚上和罗战光头李小良扯皮的时候,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她在旁边听见了,而且还恰好听得比较认真

  第二件事,她遇上困难了

  他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能帮上余晓什么。甚至有些无法理解,余晓这种地位和身份,能碰上什么样等级的困难

  “生活就像穿越一场旅途,总会遇见沼泽和雪地,有毒蛇猛兽,有刺骨寒风。可这些总会过去,你总能见着沼泽后的青翠森林,雪地后的绝伦洞天。洞天里有人,手里拿着不属于这片境遇的玫瑰花束,不为了别的,只为了送你”

  张夜将自己晚上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次

  当然,和罗战他们扯皮的时候,后面他当时的原话是“会有人拿着三串烤好大腰子告诉你,有钱就他妈得吃腰子!”

  这话要是原份儿说出来,估计他圆满的人生就结束了,所以他稍加修改了一部分

  余晓噗嗤一笑,显然他的即兴改编让情绪低落的她好受了一些:“我还以为,有人会拿着烤腰子等我呢”

  他一看,余晓笑了,顿时安心了几分

  “其实啊,某种角度来说,烤腰子和玫瑰花没啥区别”

  “所以,你为什么不开心啊?”试探性地问道

  余晓擦了擦双眼,轻轻点头,对他说:“把眼睛闭上”

  张夜直呼好家伙,这是什么剧情发展!?难道要被强吻一类的东西?车速这么快!?

  他闭上眼后,忽然感觉到右肩膀上传来轻细的,十分小心翼翼的重量

  不知道是不是昏暗的夜晚,让女孩儿的心情敢于被表达。亦或是遭遇变故,思绪万千的她,需要这么一个地方来得到安慰

  中间隔了块儿手帕,她把头轻轻靠在张夜的肩膀上

  这样的姿势说不上多亲密,但光是鼻尖闻到从发梢传来清秀的栀子花香味,就足够让他脸红上三又四分之三个钟头,心思紊乱二又五分之四刻钟

  “我最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她细微的声音从离耳朵很近的位置传来,张夜突然把头一转,低头看向她,有些没明白过来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离,离开的意思是...?”

  “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有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紧急吗?”

  过了良久,也没等来回答

  “抱歉,我暂时不想回答。等我回来再告诉你们好吗”

  这里说的“你们”,大概是工作室的大家吧,连他们也要一起瞒着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能严重至此?

  这回,听者有心轮到张夜这边了

  不过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非常有默契地共同保持缄默

  感受着肩膀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余晓似乎渐渐睡着。而张夜也眼皮沉重,缓缓合上。

  一夜无话

  ……

  直到第二天清晨,李小良从帐篷里跑出来解决因为昨晚饮料喝太多导致膀胱出现的持续增大型肿胀问题的时候,才“唔哦哦?”的一声喊了出来

  “好你个李小良,说了上厕所去车上上,你也想找棵树解决了是吧?”

  旁边细微的声音传来,他朝方向一看,发现罗战和光头居然正蹲在一棵树后面,远远看着独自躺在草地上的张夜

  “战哥,你说也想,是什么意思?”

  光头和罗战均是老脸一红

  “不该问的别问!”

  和躺在地上的劲爆张夜相比,膀胱问题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我夜哥这是怎么了?昨晚没见他喝酒啊,怎么躺地下了?”

  李小良两步小跑,加入了“树后观战”的阵营

  罗战皱着眉头分析

  “我也说不应该啊!昨晚我睡之前都看他躺在我旁边玩手机,怎么醒了之后就睡这儿来了?”

  光头一副“我懂了”的样子,挥挥手

  “我说过了,就是梦游!我以前喝多了也经常在梦里把冰箱当卫生间的”

  旁边两人顿时一脸鄙夷,把冰箱当卫生间,这tm得是个多离谱的场景

  “废话,你梦游还会想起来给自己带个毯子呢?”

  罗战伸手指了指张夜身上仔细覆盖着的,一丝不苟的平毛毯,那明显就是有人刻意为之,说这是什么梦游他第一个不信

  况且张夜梦不梦游,他俩大学舍友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么?

  “要我说啊,我夜哥这就像里张无忌跌落山谷三魂开悟,明白了,觉悟了。等这一觉醒来,就有师父拿着倚天剑,说等你时了”

  光头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是,张无忌当年跌落山谷也没见身上裹着个毛毯啊?”

  在这一场激烈的人文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碰撞中,最后还是现实主义取得了胜利

  现实主义代表人闻人可从她和余晓共住的帐篷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信封

  “你们快来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