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全敏刺客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冰之花

第两百六十七章 冰之花

  注意到这个细节后,张夜瞬间就明白了

  这个叫空贾的家伙,绝对不是表面上那种喜欢哗众取宠,类似于跳梁小丑的人。至少在对待细节的时候,他极度认真。

  这一切的一切,也只是凭借着笑忘书的录像,反复观看,一帧一帧进行捕捉后,才抓到的细节。

  如果是在正常的斗技,双方激烈的交锋中,不可能有人会注意到这些小动作

  至少张夜在心里问了自己能不能注意到?答案很明显,注意不到

  至少这家伙“小丑”一样的表情,比他“在难以察觉的地方,轻轻勾了勾左手指”的动作更具有吸引力

  然后想到这里,张夜心中又有了个画外的想法

  即便是他隐藏的这么好,也被战斗录像反复观看找了出来。那么反推到自己,他的斗技习惯又有什么呢?如果有心人把他的斗技录像,反复研究观察,是不是也能找到自己的惯势和特点呢?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颤

  果然,在现在的时代,只要别人有心调查,没有什么事情是瞒得住的

  “这家伙对冰的操控能力,还真是非同一般啊。连最基础的法杖都不需要,我甚至开始怀疑他其实是某个其他职业,法杖只是他用来伪装的道具罢了”张夜看似随口感叹的一句,却引起了笑忘书的强烈共鸣

  “你也这么觉得?在斗技中,我碰到的寒冰法师也不少了,技能形态和施法虽然不尽相同,但也都大同小异。像他这样的,居然能直接抛弃法杖,随身操控冰之力的,完全是独一档”

  “会不会,是某种控冰能力更强的隐藏职业?”张夜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但笑忘书和他一样,也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家伙表面上是寒冰法师,但是绝对不能把他当作一般的法师来看!

  在“球”射入球门后,空贾作兴奋不已状,上蹿下跳,开心的手舞足蹈,仿佛看不见已经强撑着爬起的笑忘书

  “不仅侮辱性强,伤害还高啊...”张夜看见笑忘书已经掉了过半的血条,说了一句。对于这一点,笑忘书本人也表示同意。虽然剑侠不以防御见长,但短短几击就削去如此血量,不容小觑

  “得分后,是盛大退场!”

  空贾双手高举,惊呼了一句,似乎是要结束这场单方面碾压的斗技了。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法杖被他重新拿在手里,在空中旋了两周

  “绽放吧,冰之花!”

  “就是这里!”笑忘书看到这一幕,按下了暂停

  “这个技能,全屏无差别攻击,伤害奇高,但是弱点在它吟唱时间长,应该可以被打断”

  张夜本想开口问一句“能打断那你为什么不打断?”,但却很快看到站起身的笑忘书脚底下的冰蔓延至小腿肚上,紧紧锁紧,完全限制了他下半身的移动

  然后他按下继续播放,画面中被冻结住小腿的笑忘书发现无法移动后,只能提剑挥出剑气,试图打断他的吟唱

  但高举法杖吟唱着的空贾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和他自身一模一样的身影

  和张夜的鬼褪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能创造一个分身,但他的分身却似乎还可以使用技能

  覆盖着蓝边的分身抬手,召唤出了寒冰之镜,将剑气尽数吸收。

  另一边的笑忘书也没有再坐以待毙,他看出如果“冰之花”被成功释放出来后,恐怕他必败无疑。

  身上萦绕着黄白色的光辉,他从坚冰的控制中脱离了出来,看上去了使用了某种解控技能

  虽然冰面上仍然还有冰丝企图攀上他的腿部,但只要触及到那黄白色的光芒,就统统散去。好强力的霸体技能,居然在持续期间免疫控制技能。

  沐浴在光辉中的他,如一尊势不可挡的战神,这是第一次从表面上看,笑忘书占据了上风

  “月光,斩!”

  他先是一剑斩在挡在前面的蓝色分身,后者应声而碎,像跌落在地面上的镜子,破碎成片

  然后理所应当的突破至抬手施法的空贾面前

  很明显,冰之花的吟唱远远没有结束,而且在吟唱途中,他也没有任何打断自己的手段,只能硬吃下这一剑

  “也该轮到我了吧?接我一剑!”

  “镜来!”空贾喝了一声,蓝色的分身再次出现,手中托着一面镜子,释放出了先前吸入的弯月剑气,企图保护正在吟唱中的本体

  但剑已出的笑忘书完全没有躲避的念头,霸体状态已开,如果继续拖延下去,自己将会进入一段时间的疲惫状态,反而他随时有可能完成吟唱

  所以,他冒着被弯月剑气击中的风险,也要挥出这一剑。

  他要的,是结束比赛

  空贾的表情终于变了,脸上再也没有那夸张的笑容,他显然也没想到笑忘书连命也不要了,硬扛着自己的剑气也要来打断他

  “唔啊啊,你疯了!?”

  “月光,断!”

  这一剑,似乎是月光斩的第二式,其势头、光辉更盛前一招。

  一剑过,咽喉断

  空贾的血条,在一瞬间,就被斩空

  那不是什么虚假的欺骗手段,是真真切切的血条,空了

  观战中的笑忘书看到这里,叹了口气

  “我当时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误以为打断他的技能,一切就结束了。”

  张夜还没来得及感叹他伤害为何如此之高,一剑秒杀?

  就看见空贾的身子被一块寒冰包裹着,同时脸上的表情丰富,对眼吐舌,对着外部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这技能他熟悉,寒冰屏障,又称“冰箱”,一般的寒冰法师也有,效果就是在受到致命一击之后,将自己保护起来,免疫一段时间的伤害。副作用是自己也无法行动

  但这就足够了

  因为他人虽然被寒冰包裹着,但是高悬在空中的法杖仍在转动,失去了与主人联系的它,极速旋转着,爆发式地喷涌出了寒冰之力

  看到这一幕,张夜感觉到非常不妙。因为这就是他最怕的,覆盖全场的范围技能,伤害极高

  “冰之花,最长的吟唱时间是多久我不知道。”笑忘书看着场中喷涌的寒冰,形成一朵冰花,像是黑暗中娇艳盛放的玫瑰,它高冷,遥不可及,万物为之凋零,天地也因它失色。吐出的气息,在抗拒着世间万物。

  “但只要它每被多吟唱一秒钟,威力就加深一分。吟唱被打断,不仅技能不会结束,而且会被瞬间被释放出来。对全场所有的玩家都能造成伤害,即便是它的主人”

  观战位的张夜终于看懂了,什么分身,什么镜面,什么冰丝禁锢,什么表情变了,完全都是幌子

  目的就是为了让笑忘书挥出这一剑,这能够直接触发冰箱的一剑,能够让他毫无顾忌地把冰之花释放出来

  从冰箱中出来的空贾,不知何时隐去了那副滑稽的嘴脸,高扬着下巴,漠然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笑忘书

  寒冰领域也因为那一击冰之花而被解除,笑忘书持剑插在地面,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不倒下,口里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试图从刚才惊慌的心情中转换回来

  空贾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留下了他最后一丝血量。虽然双方都是一碰就碎的血条,但是状态却截然不同

  两人一个背手而立,一个狼狈不堪

  “额,那个...如果这部分你感觉到比较羞耻的话,跳过也是可以的...”张夜仿佛预料到了接下来画面中会发生什么事,好意提醒了他一句,给笑忘书留点面子

  但后者摇摇头,意想不到,他居然拒绝了

  “别想太多,这不是给你看的,我也从不乞求谁的同情。我时刻告诉自己,要勇于面对自己的失败。此时之辱,来日必还!”

  听到这里,张夜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他,心想哥们儿好像和你也有过节来着...你不会什么时候也想着还我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