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入殓惊魂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闭上你鼻子下面那个坑!

第一百九十三章 闭上你鼻子下面那个坑!

  ,入殓惊魂

  “小唐。”

  看着客厅内的唐太,李豪轻轻走了进去。

  见唐太失魂落魄一般垂着头,地毯已被泪水打湿了一片,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唐叔他……”

  唐太微微点头:“我爸去自首了。”

  看着唐太泪流满面,李豪坐在了他旁边,默默看着他。

  这种情况下,李豪也不好说什么,唯一能做的可能仅仅只有安静地陪着他了。

  小半个钟头过去了,唐太擦了擦泪珠,揉了揉僵硬的脸颊后问道:“师父,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李豪赶紧回道:“还是有些担心你们,所以过来看看。”

  唐太“哦”了一声,眼睛红润地看着李豪:“师父,忙吗?不忙陪我喝喝酒。”

  “好。”看着唐太此刻的状态,李豪很是心疼:“我陪你。”

  ………

  一家普通的餐馆内,因为时间尚早,店内只有一些凉菜跟面条之类的。

  不过吃客还是挺多的。

  李豪点了一盘凉菜跟两碗热面,顺便拿了两瓶酒。

  心里堵塞,唐太不等李豪拿过杯子,直接对瓶灌了起来。

  李豪赶紧将酒瓶子夺了过来:“喝酒怎么能这么喝?会把身子喝坏的!”

  唐太并不理会李豪,抢过酒瓶子:“师父,我心里难受。”

  说完继续灌了起来。

  李豪刚准备伸手将酒瓶子夺过来,可手伸至半空却停顿了。

  唐太现在的心情李豪是能够理解的,先不说唐太遇到此事,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承受的住这种糟糕的现状。

  无奈,李豪也只得拧开另外一瓶酒,朝着唐太碰了下:“我陪你。”

  随后仰头猛灌了一口。

  “昨夜儿快喝死老子了!”

  两人刚喝几口,旁边桌一吃客突然冒出来一句方言。

  他旁边的一位朋友嘲笑道:“哪么了?是不是昨晚又被你家娘们揍了一顿?哈哈。”

  “闭上你鼻子下面那个坑!老子现在没跟你日白!”刚才说话的那人反驳道。

  “那你快说,哪么回事?”

  “昨晚老子出去嘘个嘘,他奶

  奶的,你猜老子看见什么了?”

  “看见什么了?”

  “老子居然看见鬼了!”

  “老甘,你他娘的是不是看错了?你该不会是碰到你死了好几年的情人了吧?”

  被唤作老甘的男子顿时没好气:“你个烟葫芦整天除了抽你那旱烟,没一句正经话,老子跟你聊天从来没有愉快过。

  我那情人在她死之前我们就已经分了,怎么可能碰到她?”

  “那你快说说。”被唤作烟葫芦的那人赶紧催促,似乎对接下来的话题很感兴趣。

  老甘压低声音,语气中有些颤抖:“昨晚老子嘘嘘的时候,看见路上有个人,那人身子骨瘦的跟条扁担样,拿着几张黄纸在路上东指一哈,西戳一哈。

  并且那个人转头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睛绿儿吧唧的,喝死人!

  当时吓得我连尿都给憋回去了,老子叫他,他鸟都不鸟我,就我一个眨眼功夫,你猜哪么着?”

  “哪么着?你快说!”

  听到这里,李豪跟唐太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的酒瓶子,似乎对这个话题也来了兴趣。

  老甘回道:“人不见了!”

  “啊?该不会真见鬼了吧?”烟葫芦大吃一惊。

  老甘貌似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回道:“可不是嘛,喝得老子尿意全无,连滚带爬缩进了屋里头。到现在老子后脖子都觉得发凉!”

  烟葫芦哈哈一笑,再次嘲笑道:“你最近肯定做了不少的亏心事。”

  “你才做亏心事了!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说,吃面吃面,面都坨了!”

  李豪跟唐太对视一眼,貌似发现了什么端倪,唐太问道:“他们说的这个人怎么那么像太二?”

  李豪赞同的点点头:“确实很像,如果真是他,那他大半夜在路上晃荡个啥?”

  唐太想了想后,道:“不清楚,感觉怪怪的。”

  由于说话分贝过大,隔壁桌的老甘听到了李豪跟唐太的谈论,赶紧扭身问道:“两位兄弟,昨晚那人你们认识?”

  李豪赶紧摇头:“不……不认识。”

  老甘道:“那看样子还真的是见鬼了!”

  为了抚慰老甘受伤的心灵,李豪昧着良心说道:“这世间哪有鬼,可能是兄弟你看花眼了也说

  不准。”

  没等老甘开口,烟葫芦道:“肯定是这龟儿子亏心事做多了,心里发虚。”

  被烟葫芦讽刺,老甘不甘示弱:“闭上你鼻子下面的那个臭坑!你咋不说你在工地偷窥别人洗澡的事?”

  烟葫芦顿时闭上了嘴巴,大口吃着面,看样子老甘是戳中他的要害了。

  见唐太依旧一脸的失落,看样子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李豪拿着酒瓶子碰了唐太酒瓶子一下:“人生多坎坷,没有一帆风顺,你要学会去面对事实。

  虽然唐叔已经去自首了,但我相信唐叔心里一定很欣慰,毕竟痛苦挣扎了这么多年,在这一刻,他才算真正的解脱。

  再说了,你想想曾强跟毛区长,你爸毕竟安然无恙。”

  唐太大喝一口酒后,道:“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只是心里难受,我爸他……可能这一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了。”

  李豪语重心长道:“你如果想他,我陪你可以去看看他,家属有探视权利的。”

  唐太重重吐了一口气,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师父,谢谢你。”

  李豪笑了笑:“有什么好谢的,兄弟之间干嘛那么客气。”

  而后,李豪看着唐太压低声音说道:“哦对了,我总觉得东坡道长昨晚有些奇怪。”

  唐太放下酒瓶子问道:“奇怪?怎么奇怪?”

  李豪回道:“太二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亲弟弟,他怎么会想要杀了他呢?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李豪的一番话,唐太也回忆起昨晚的一幕:“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奇怪,看他的样子巴不得太二早点死,并且一直要求你们几个杀了太二道长。”

  李豪似有所虑的点点头:“是啊,我就纳闷了,两人都是亲兄弟,就算打断骨头也连着筋,东坡为什么要杀他?”

  “或许就像东坡自己说的那样,太二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说不准哪天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东坡才想要杀了他吧。”

  李豪思索片刻,叹了一声:“可能是吧,毕竟大家都不清楚太二的目的是什么,东坡估计也不想以后出现什么祸端,所以才萌生杀心。”

  话虽如此,但两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具体哪里不对,两人谁也说不上来。

  总觉得事情并没有他们谈论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