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全职法师之十二卫守护 > 第九章 咸鱼的梁叔

第九章 咸鱼的梁叔

  “咻咻咻!”

  无数火团均匀的开始降落,周围空气上的温度也开始升高,直面的扑向了王伪梁。

  “风之翼––双翼飞行!”

  而在火团还没有降落的时候,王伪梁也施展了风系高级一级魔法,背后出现双翼,也是腾空飞起,直面冲向高空,朝着斩空飞去,手里还捏着一个风系中阶风盘,不过还没完全释放出来。

  在这过程,王伪梁开始左右上下的乱窜,躲避着高阶天焰葬礼––焰雨!的火团攻击,而这也是它的弱点之处,没办法准确的攻击目标,只能无差别的攻击。

  遇上有飞行魔法的法师和位移的法师,或者是有高级点的翼魔具和履魔具,一个可以飞起来躲避,一个可以快速离开攻击的范围。

  而明显的,王伪梁就是打算在火团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在天空上躲避掉,随便在天空上攻击斩空,从手上还捏着魔法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天焰葬礼––地狱火!”

  斩空也是经验老道的法师了,这一点也自然是可以看出来的,继续施展出高阶魔法来应对。

  “刺啦!”

  343颗星子浮现,组合成一座星座,只听刺啦一声,地上的光面出现一道小裂缝,裂缝开始慢慢扩大,而在裂缝里面也开始喷发出火焰来,高度越来越高,直接朝着王伪梁的背后攻去。

  在这个时候,斩空可不会觉得要讲武德,不能背后偷袭。

  “光落万丈––六星鳞片!”

  王伪梁也显然感应到背后有火元素朝他袭来,只能无奈放弃手里捏好的魔法,开始施展光系高阶二级魔法来阻挡。

  他可没有一心两用或者一心三用的特殊天赋,不能同时掌控两个魔法,哪怕是以他超阶满修的实力,也是无法做到的。

  要么是把手中的风盘给释放出去,或者中断手中的魔法。

  斩空也是明白这样的道理,毕竟这个世界上,一心两用或者三用都是天生天赋,后天是无法练就的。所以斩空知道,自己遇上这种天生天赋的人,概率上可以说是没有可能的。

  王伪梁看都没去看背后的攻击,他的感知能力非常强,马上就知道这是一个火系高阶二级魔法,而且还是带着魂种的攻击,直接施展自己的光系高阶二级魔法六星鳞片去阻挡。

  一块巨大的六角形形状,中间凹进去,像是一个锅盖的样子,不同的是周围出现的是角,而不是平整的圆圈。朝着火焰正面,将其给完全的笼罩住。

  噼噼啪啪的声音一直在六芒星内响起,不过就算它的动静再大,也没有逃出六芒星的范围,最后只能无能的熄火。

  而另一边的王伪梁并没有去关注这边的情况,因为他自信他的魔法可以阻挡住这次的攻击,飞行速度不停的朝着斩空飞去。

  “这就是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吗?真是够壮观的。”

  远处李饶看着王伪梁和斩空的战斗,也是忍不住热血沸腾,这也是他所一直想要的战斗。

  可惜的是,他虽然是穿越者,但是魔法的天赋好像不怎么样,没有像穆宁雪这样的天才一样,能在十四岁的年龄提前觉醒。

  而如果不能提前觉醒的话,就只能在十五周岁的时候再通过觉醒石来辅助觉醒。

  这条规则也是全世界的国家会遵守的,也不是大家都吃饱了撑的,没事还规定这种限制。

  而是在人类发现魔法的时候,摸索出来的,而这也可以说是人类用了大量人来做实验所总结出来的。

  在还没有十五周岁是不允许私自觉醒的,因为这样会伤及到自身的灵魂,而灵魂受损的话,严重者可能会当场死亡或者智力缺失,轻微者也会修炼受阻,无法进阶,一辈子都只是停留在魔法学徒这个位置,无法做到魔法施展,哪怕是初阶一级魔法也是不行的。

  世界上每个人的灵魂完整度形成也不是固定的,有些人可以十四周岁的时候,身体的灵魂度就已经达到了满值,只是不能自主觉醒而已。这个时候用觉醒石来觉醒魔法,是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的,不过如何准确的知道一个人的灵魂是否成长完成,全世界上各国的研司会都还没有攻破这个难题。

  不过李饶不知道他这种魂穿过来的人,灵魂算不算已经完整,就没有冒险尝试。

  而大多数的人,灵魂成长完整都是在十四周岁上下浮动,无法具体的确定时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规定。而这条规定也是五大洲魔法协会强制所有国家执行的。

  这种办法其实也是可以解决的,不过这样的天材地宝实在是太少了,而稀缺也就代表着很珍贵,不是一般的人能够用得起的,就算用得起也不一定能完全治愈。

  “哞!哞!哞!”

  听到李饶的感慨,旁边的黑牛忍不住反驳道。

  李饶也是大致知道‘黑叔’所说的话,意思就是:垃圾,就这?

  反正就是很不屑就对了。

  不过李饶也没有去反驳他,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它的实力,已经是到了大君主的层次了,这还是他家梁叔放养他们,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梁叔愿意正真培养他俩,说不定他们两个的实力都可以到达巅峰君主了。

  它们两也没有太大的意见,王伪梁可以说是李饶召唤出来的人中,最咸鱼的那一只,每天的任务就是在李饶身边到处的晃悠。

  刚才就是发现一头勉强算是奴仆级的山羊在附近吃草,又看见李饶在睡觉,身边又有两大保镖在,就跑去逗那头山羊去了。

  这种山羊一般是不攻击人类的,只要你不去伤害它,它都是当你不存在的,只会在那里一个劲的吃草。

  别问李饶是怎么知道的,这种事情都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了。

  刚开始李饶还会问‘黑叔’或者‘黄叔’它们两,后来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只是让李饶有些无语的是,他的梁叔一直都是只逗它们,重来就没有想过把它们养肥,然后拿来熬汤,甚至有些时候还找他要草。

  没错,就是他空间手镯的新鲜草,让两头牛一阵无语,心里面不知道诽谤他多少次了。

  这是李饶和它们俩聊天所知道的,让他一阵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