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路向西(东莞的森林) > 第七节 重施故技

第七节 重施故技

  相传口交在古罗马时期被视作一种象征着权力的行为地位高的人可以随意指示奴隶(甚至可以是男的奴隶)跪在地上帮自己口交当然我不是要在思面前示威我只是单纯地觉得那个姿势

  会较容易看到她的样子而已更何况我认为以口交来宣示权力是很愚蠢的行为把自己最重要的部位放于奴隶口中他一旦咬牙切齿地反抗起来怎么办这简直是送阳具入虎口

  「没问题」

  她很随和笑了笑就爬下床而我亦随即坐起来移到床边蹲在地下的她稍为移一移动把她的脸对正着我那话儿就算多近她也没有正常女子会感到的那种尴尬但却多了一份执着

  思很快地又再重施故技她左手按着我的大腿右手拿着那东西的底部轻轻的搓着然后又一口向着顶端含去虽然是在她口腔内但仍然感受到被她舌头舔着的质感她每一下前后摆动头部

  我的快感亦续渐的增加

  她的动作依旧我的观点与角度却焕然一新我在床边坐着往下望的确清晰多了我帮她把因郁动而乱了的头发绕到耳边亦用手抚摸着她白皙的脸这感觉太虚幻她实在太漂亮我眼前看到的

  跟本就是一个刚出道清纯无暇的杨采妮为我干着污秽的事情对我来这画面实在太完美美得就像境一样「不知周之爲蝴蝶与蝴蝶之爲周与」庄周蝶的故事告诉我们难以区分

  真实与虚幻因为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庄周不是正在飞舞的蝴蝶

  我很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在这重要关头惊醒发觉下个站是金钟我在坐地铁下身的快感原来是fedex那些速递佬拿着一袋二袋做成的碰撞所引起

  多得基斯杜化路兰我们已不用再掌掴自己来测试自己是不是在境中我万事俱备却忘记带上一个金属陀螺如果有得话我一定会把思叫停然后走到书枱把陀螺转一下看看它会不

  会停下来

  不过将心比己思在埋头苦干时看见客人走去玩陀螺她肯定会觉得我是她遇过最变态的客人

  但我知道我没有发因为发过春的人都会知道春永远不用搞上半天而是无缘无故地看到女生脱衣服你刚开始做甚至什么也未做就会在朦朦胧胧间一泄而注

  思可能看到我若有所思于是问道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请继续」

  

,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