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路向西(东莞的森林) > 第二十节 挪威的森林

第二十节 挪威的森林

  我被一些清脆的敲击乐吵醒那是我电话的响闹声看看时钟已是早上十一时我打给james看看他起床了没有

  原来他患了肠胃炎一清早已先行回家我不觉得自己身体有任何不适昨晚我们吃的东西是一样除了那些女外

  我不管他了挂了线然后在浴室梳洗准备离开把水龙头关掉的一刻什么声音也消失了静得耳鸣我呆呆地望着四周才意识到房间很大但一个人时却如此地空洞我看着旁边的水床忆起

  昨晚的事情我自然反应地摸一摸它注满的暖水已凉了很久原来水床平常是那么的冰冻那一刻我莫名其妙地想哭

  我过男人自行解决爽一会儿后又会重拾孤独但孤独也不是太差起码还有自己我这时才发现寻欢过后像卷入黑洞空间的一切也被抽走连自己也不存在

  我六神无主地更换衣服离开华盛顿桑拿中心

  25岁的我端坐在和谐号车厢内窗外天色灰蒙阴沉周围也是那些典型丑陋的平房大陆就是这么的模样我想

  我从耳机听着随机播放的音乐忽然它播放了那首歌那旋律一如往日地使我难以自已不比往日还要强烈地摇撼着我的身心那是《挪威的森林》不是beatles那首而是伍佰那首

  开首的结他独奏很迷茫漂泊伍佰沧桑悲哀的声线也像是为无语问沧天的我而唱

  我听得头昏脑胀弯下腰双手捂脸一位列车服务员走过来用国语问我是不是不大舒服我答不要紧只是有点晕

  晕眩也许是心理上做成离开了那里后我感到漂泊无助原来幸福的感觉快感的满足某程度上可以用金钱换来一买一卖公平交易比起某些尔虞我诈的爱情游戏其实可能更好

  没有那些什么海枯石烂天长地久致死不渝的谎言结识不够两时的女人也能痛快投入地跟我轰然地做起来而且过程的质素更可称为完美

  活了二十几年人才察觉某些爱情像过往发生于我身上那些比召妓更加不值得沉沦

  那位服务员又走了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

  「可以了谢谢只是有点伤感」

,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