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夜枭 > 亡命天涯 新

亡命天涯 新

  我们已经走得很远,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一路逃亡的展鹏飞的思绪时刻没有停歇,策马狂奔,内心的野兽已经冲破道德的枷锁,发出愤怒与仇恨的怒火,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方宛如,不可能,心泰禅师的死也是因为自己么,为什么。展鹏飞恨朱棣,但他更恨自己,恨自己所做的一切,现在的他,对不起死掉的朋友,对不起手下的弟兄,更对不起相信自己托付自己的方宛如。

  每个人的自控力都是有限的,展鹏飞在精神上已经彻底崩溃了,他现在就像一朵流浪的云,风将他吹到哪里,哪里就是家。

  朝廷面对展鹏飞的事情大家都很感兴趣,原本因为他是朱棣的亲信,大家都不敢妄议,现在沦为叛贼,人人得而诛之,真是大块人心。各种奏折纷纷表示要将其绳之以法,以儆效尤。这其中有建文朝臣子报仇雪恨的意图,也有朱棣自己人幸灾乐祸。唯一没有上奏折的就是傅懿鸿,因为曹寅与展鹏飞的例子在那里,朱棣是一个连亲情都可以不管不顾的野兽。自己的奏折绝对不能有任何纰漏。当天他就飞鸽传书周岩请教如何处理目前的情况,周岩也一直关注朝中局势,朱棣的清洗动作一旦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而清洗的结果一方面是搞得人心惶惶,更重要的会使国力衰弱,可能导致盗贼四起,大好局面就会白白浪费。

  因此傅懿鸿上疏:仰蒙圣鉴,陛下帅忠义之士披坚执锐,几经生死,方剪除奸邪,还大明之朗朗乾坤。方今天下初定,海内所望,赏刑者,人主之柄也,为臣者所不得妄议,锦衣卫,皇家之爪牙,所行之事私密,不宜对簿公堂,以免节外生枝。

  傅懿鸿的话虽然说得含糊,但意思朱棣其实也清楚的很,后来朝廷上再也没有人议论锦衣卫的事情了。而马三宝被召回全权指挥捉拿展鹏飞,傅懿鸿接下来就是掌管锦衣卫,一番腥风血雨之后,锦衣卫内部人员已经换了一轮。

  走投无路的展鹏飞暂且躲在舟山张公子处,虽然展鹏飞之前是朱棣的人,但他们私底下交情确实不错,很多展鹏飞的旧部在遭受清洗时逃了出来,根据以往的线索也找到了展鹏飞,三个月时间,他收拢三千多人,加上张公子的两千多人,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这么多人吃饭也成了个问题。

  一日午后,张公子与展鹏飞商议,“展兄,眼下朱棣老儿抓你我如此紧迫,你我在这虽然逍遥快活,但这六千弟兄们吃饭也是个问题,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知对此有何高见?”

  展鹏飞因为经历了巨大的落差,人也变得清癯,不过双眼中的光芒依旧不曾减退,“张兄不必忧虑,朱棣疑心过重,水军指挥使忻凌必遭猜忌,待水军群龙无首,这大明纵横万里的海疆就是你我用武之地”

  “但这海疆之上,我等可要捕鱼为生,诸多兄弟可不善于此等营生”张公子自然不知道大英帝国当年以海制路,后来美国人马汉在海权三部曲中对于海洋贸易垄断所能产生的效应,所以对展鹏飞所说的东西自然还是有些怀疑的。

  “不急,我已经派人将消息送到锦衣卫处,说当时忻凌收了陈楚生的大量金银并私下放走了他,那金银其实是当年攻破城寨是缴获的,只应当时他们贪心,私下藏起来了而且不慎被我发现了”展鹏飞说着不慎露出一丝笑意。

  果然,忻凌在半月后暴病身亡,大明水师内部也出现了清洗,很多精锐便告老还乡,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大臣们私下纷纷揣测朱棣下一个会对谁动手,官员也学着庄子那样豁达疯趣,对很多事情是能不管就不管,做到眼观鼻,鼻对心,谨言慎行。

  展鹏飞得知朝中之事后,立马跟张公子动起来,先沿海南下,一路劫掠官府,开仓放粮,因为走得是海陆,朝廷根本不知道展鹏飞的踪迹,傅懿鸿之前也没有跟海上的对手较量过,一时间被搞得焦头烂额。

  但无论如何,展鹏飞只能落草为寇,是不可能掀起什么大风浪了,后来朱棣处理完朱允炆残党后,认为金陵毕竟里展鹏飞的势力范围太近,南边的人对自己也不够忠心,因此就导演了一出定都北平的大戏。

  另外让马三宝不惜重金组建水师,七下西洋,清剿展鹏飞,并于3年后一次海战中击杀张公子等人,只不见展鹏飞,后来又密探在交趾见过此人,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如同迷雾一般,随着朱棣驾崩,最终不了了之。